公告:

新零售打响“填坑战”盒马将开启数字mall

2019.09.05

分享
新零售打响“填坑战”盒马将开启数字mall 新零售打响“填坑战”盒马将开启数字mall 新零售打响“填坑战”盒马将开启数字mall

零售多维竞争开启,各种新业态不断涌现,深圳也是其中的大热竞技场。9月3日,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盒马鲜生总裁侯毅在盒马mini沟通会上告诉南都记者,已在上海有门店试水的盒马mini将于明年开启大规模复制,而之前在深圳已经存在的小站业态或将成为变身mini前的一种过渡形态。同时,侯毅透露盒马与岁宝百货将联合打造数字化购物中心——盒马里。数字化作为其中核心,最快或将在今年十月份在深圳和大家见面。

大店、小店、前置仓,线上线下各种业态模式在深圳生根发芽;要全面覆盖一个主城区,单一模式并不可行,多面组合拳流行。而这场多维竞争,被业界称作是新零售的“填坑之战”,针对不同区域、不同消费人群,去把不同的坑完整填满。

新业态

适应不同圈层需要

线上线下一体化成为岁宝老零售变身的关键

年初,盒马及永辉超市等新零售品牌一改原先高大全的几千平米大卖场模式,开始探索不同业态。这种布局被叫做新零售“填坑之战”。新零售针对不同的商圈,不同的人群、不同的消费能力,它需要不同的解决方法。一个方式打天下,显然无法搞定一个主城区。

依靠大店去覆盖一个主城区,这样的节奏显然跟不上当下时代的快发展。侯毅举例,在上海盒马鲜生用了三年时间布局了三十家门店,而这还没有包括大量的城乡结合部及外环地区。也就是说,一个主城区的覆盖,基本上要用到四年。北上广深,这样的地区等不了这么久;而在主城区之外,不同商圈、不同层级的消费者的消费需求需要多元满足。

由此,各式业态在深圳这些一线大城市冒了头。在深圳,大店、小店、前置仓在这里都可以看到,而前置仓更是在深圳市场里争夺得火热。其中,盒马鲜生、盒马菜市、盒马小站等新鲜业态都能在深圳区域找寻到。mini店、菜场店作为大店的补充,帮助盒马鲜生更好地下沉至主城区外的区域市场。同时针对新商圈盒马里这样的新业态,也要在深圳落地。

记者了解到,盒马里作为阿里和岁宝百货联手的首家数字化购物中心,线上线下一体化成为岁宝老零售变身的关键。而早在去年6月,岁宝百货就和盒马科技订立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约定两年内合作分阶段将岁宝超市改造成盒马鲜生超市。

“从产品线来讲,我们大概分成三类。第一类,解决一日三餐的,盒马Mini、盒马菜场,看似有所区别,其实本质上讲的都是一日三餐的事情。第二类,针对办公室人群的,Pick’n go以及盒马F2。第三类,解决周六周日的去处问题,就是盒马里。”侯毅解释,盒马新零售的本质是希望把线下的流量聚集起来、统一规划。

新趋势

大店放缓,小店快跑

前置仓争夺战在深圳打得火热

大店放缓,小店快跑,正成为趋势。而小店和没有店面体验的纯仓,侯毅更看好小店的发展。盒马小站,便是盒马旗下的纯仓业态。这样的业态在深圳尤为常见,前置仓争夺战在深圳打得火热。此前,叮咚买菜、每日优鲜、朴朴超市等纷纷进驻,这第一站瞄准的便是前置仓。

曾有业内人士指出,深圳等一线城市的楼宇密度和社区密度较高,尤其适合布局仓位,发展线上模式。侯毅看来,店仓模式与纯仓模式互为补充并不冲突,但他指出盒马mini店的业态已经试水成功,预计明年会在上海之外的地区大面积复制推广,而小站业态或会成为转型mini店前的过渡模式。

“在未来的规划中,盒马mini业态的销售额将占到盒马的一半。”侯毅在会上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盒马鲜生和盒马mini所覆盖的区域不同,很多大店无法覆盖的区域将有mini来补充。因此,盒马mini承担的使命就是下沉,快速覆盖一线城市的城郊,三四线城市,乃至一些县市。

侯毅口中的mini业态营业面积在一千平方米左右,只有盒马鲜生这种大店营业面积的五分之一,而开店成本只有大店的三分之一,控制在两百万元左右。记者也由此走进上海浦江城市生活广场的盒马mini。开业第5天,0.99元的杭白菜,1.99元一个的鲍鱼吸引了不少大爷大妈抢购。

相比盒马鲜生,盒马mini更接地气。这家首个开入上海市郊的mini店,1000平方米的面积承载约4000个sku,生鲜占比近70%。一改盒马鲜生精致的包装蔬菜,散装成为主打,盒马mini一进门就是堆成小山的散装菜。

此外,餐饮区面积大幅缩减,新增河鲜品类、现制现售的熟食品类。原本标志性的大海鲜被削减至珍宝蟹、波士顿龙虾等少数品类,鲫鱼、汪刺鱼等常见河鲜冒头;包子馒头、饺子馄饨、卤菜凉菜一应俱全。盒马mini相关负责人昱夏告诉南都记者,因为下沉至市郊区域,消费人群年龄更大,但预计开业三个月线上业务能和线下业务平分秋色,线上订单量占到五成以上。

新市场

开拓更广阔的增量市场

瞄准下沉市场,开创能形成体系标准的多元玩法

“盒马小站成本比盒马mini更低,只有几十万元,现在在全国有50个站点,订单量相当不错,但我们可能更倾向于发展盒马mini,因为有盒马小站做不了的事情”,侯毅讲道。盒马mini可以有效填补购物中心所不能覆盖的沿街流量,并且借助线下体验带来的品牌感知更有效地引流。

据悉,盒马mini在组织上也做了创新,实行店长合伙人制。盒马鲜生大店还是统一管理。未来,盒马mini还有可能实行加盟制,盒马小店未来或许将成为年轻人很好的创业平台。

零售多维竞争,入局者众。每次到各个城市出差,盒马掌舵人侯毅最爱打卡永辉,“我要研究下永辉到底是怎么做到全国连锁的”。在侯毅看来,生鲜生意带有很强的本地属性,要真正走出去做到全国连锁并非易事。

把永辉当成学习对象,盒马发现永辉已经在房价2万至5万的片区形成很好的消费模式,这套标准玩法让永辉得以在二线城市、一线城市郊区等地方,有了长足发展。盒马鲜生大店的落地,目前更适合在5万至10万的房价片区,北、上、广、深、杭自然成为目标市场,但是要下沉至其它区域,还需要开创能形成体系标准的多元玩法。

店仓合一开外,是纯仓模式。如今,前置仓红红火火,这也为零售带来新模式。在侯毅看来,不管哪一种模式,社区店、前置仓、大店、小店,都是目前现代零售业态的有效补充。

未来,盈利才是王道,各家不是在存量空间里比拼,而是在开拓更广阔的增量市场里比拼。侯毅最后总结,“对比国内外的现代零售业,中国的商超占比约两成,而菜场却占到五成以上。菜场逐渐淘汰,新的增量市场自然到来。”

采写/摄影:南都记者 陈盈珊

上一篇: 2019年中国新零售行业图谱剖析

下一篇: 拆分小鹿茶,推出新零售合伙人模式,瑞幸离盈亏平衡还有多远?

返回列表
实体店

网店

供应商

网店

店员

个人

代理商

区域

代理商
社区营销中心 大客户

用花兜 就有好生意

生意人和消费者都喜爱的app